“一定查個水落石出”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9-24

  “柯書記,這次真得感謝你們紀委,村干部受了處分,錢也追回來了,沒想到在家門口反映問題就能解決。”說這話的是福建省建寧縣均口鎮芰坑村村民老寧,他的話讓我感到欣慰,也讓我想起了去芰坑村入戶走訪遇到的“緊急情況”。


  前不久,我和同事按計劃一早來到芰坑村入戶走訪,剛到村里,就聽說村民在老寧家商量要去集體上訪,聽到消息后我們急忙向老寧家趕去。


  “‘蛇嵊’山場本來就是我們村的集體山場,當年村干部說調換好了,怎么現在高速公路征地征到了,黃嶺村的老尤還說是他承包的?”


  “林場承包的事,村干部騙了我們這么多年,我們聯名舉報去!”


  ……


  在老寧家聚集了不少村民,都是一臉氣憤,很激動的樣子。


  “大家聽我說,我們是鎮紀委的干部,有問題大家可以跟我們反映……”一進門,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2006年的時候村干部就是怕我們去舉報,騙我們說山場調換回來了!結果根本就沒有調,這次我們一定要去上訪!”老寧激動地說。


  “老寧,請你相信我們,這兩年我們鎮紀委查辦了不少農村黨員干部違紀案件,今天我向大家承諾,這事如果真有問題,我們一定查個水落石出,給大家一個交代!”經過我們耐心的勸說,村民的情緒總算有所緩和。


  “柯書記,這是我們41個村民簽字的聯名舉報信,請你們一定要查清事實,還我們一個公道。”老寧跟村民商量后將一份按滿手印的舉報信交給了我。


  看著這41個鮮紅的手印,我感覺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在記錄好村民反映的情況后,我和同事馬不停蹄地返回鎮政府,制定了工作方案。


  隨后,我們來到林業站查看老尤的林權證審批情況,查詢結果顯示,老尤承包的芰坑村453畝山場確實包含了“蛇嵊”山場,林權證上的數據沒錯。


  “走,我們去黃嶺村找老尤。”看到查詢結果我們決定先找老尤了解情況。


  “2004年8月,芰坑村村委會主任寧年太找到我,叫我去承包他們村的‘跳魚’和‘馬鞍山’片山場,‘蛇嵊’山場就包含在‘馬鞍山’山場里。”聽明來意后,老尤講起了山場的承包經過,并拿出林權證和轉讓協議書給我們查看,“2006年5月,他又來找我,說要拿‘溪背山’山場來調換‘蛇嵊’山場,不過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沒有換成。”


  通過一段時間的外圍核查,我們掌握了更多的線索,于是決定對時任芰坑村黨支部書記張同根進行談話。


  “2004年,山場公開招標一直沒有人報名,于是村干部商量后,決定找老尤來承包山場。”張同根說。


  “‘溪背山’山場和‘蛇嵊’山場為什么要調換?又是什么原因沒調換成?”


  “2006年,村民知道‘蛇嵊’山場轉讓了,他們要去舉報。當時為了不讓村民去舉報,我們就想拿‘溪背山’山場去調換,但是‘溪背山’山場的所有權與明溪縣存在糾紛,沒法辦理林權證,所以就沒能調換過來。”張同根一五一十地說。


  “那為什么不告訴大家實情?”


  “怕說了村民還要去舉報,我以為時間久了這事大家也就忘了,沒承想這次高速公路項目征地正好征了這塊地,十幾年過去了還是被發現了。”張同根悔不當初。


  原來,早在2004年,芰坑村為盤活村集體林木資產,將“跳魚”“馬鞍山”片山場進行公開招標,流拍后,在沒經過村民代表大會同意的情況下,村里決定由老尤出資12萬元承包山場40年的經營權,且承包情況也未向村民公示。2006年,村民發現山場被人承包后決定上訪,張同根和寧年太知道后,答應將120畝“蛇嵊”山場調回給村民,得知不能調換后并未將實情告知村民,反而欺騙村民說已經調換完成。直至2017年11月,高速公路征地涉及到“蛇嵊”山場,這件事才暴露。


  最終,均口鎮紀委給予張同根黨內警告處分,寧年太已故不再進行處理,并按照相關規定將違規轉讓的“蛇嵊”山場歸還芰坑村集體。


  41個紅手印就是41個村民的信任,通過這起案件的查辦,我明白了,群眾利益無小事,鄉鎮紀委作為最基層的紀檢組織,就要敢于擔當、敢于履職,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維護群眾的切身利益。(作者柯建華單位:福建省建寧縣均口鎮紀委)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