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平同志對我做人做事影響至深” ——習近平在廈門(五)

來源:學習時報 發布時間:2019-07-25

 001-000.jpg

  采訪對象:王太興,1954年12月生,福建廈門人。1984年8月起到廈門市政府辦公室工作,1988年3月任湖里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2002年9月任湖里區教育局局長,2007年4月任湖里區科技局局長。2015年退休。

  采 訪 組:沈凌 路也 胥晴

  采訪日期:2017年6月2日

  采訪地點:廈門賓館

 

  采訪組:王局長您好,習近平同志在廈門工作時您是他的秘書,請介紹一下您到他身邊工作的過程。

  王太興:我感覺自己是一個很幸運的人。1985年6月,市政府辦公室主任林義恭同志通知我,近平同志即將來廈門擔任副市長,讓我做他的秘書。我在中學讀書的時候,看《毛澤東選集》里有關西北戰場的文章總提到習仲勛同志,而我知道習老是近平同志的父親。得知這個消息,好像書本上的人和事一下子走到自己身邊,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現在回過頭來看,我剛剛到市政府辦公室工作還不滿一年,就能成為近平同志的秘書,確實沒有想到。那個時候不能說心里沒有忐忑,但還是很有信心地接受了組織上交給我的這項光榮任務。

  我當秘書那一年,不到31歲,近平同志比我大一歲。他來廈門報到那一天,我見到他時,看他臉微微有點紅。他告訴我:“今天我過生日,喝了一點酒。”我這才知道,那一天剛好是他的生日。一開始,他住在廈門賓館,后來搬去了圖強路。以后每年到他生日這一天,我們幾個人就會買點菜,到他家里做點飯,聚一下,為他慶祝生日。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當年給您留下怎樣的印象?

  王太興:我感覺他是一個很平民化的領導干部,沒什么架子,很平易近人,也很貼近老百姓,是一個親民的副市長。

  工作中,他很注重深入群眾開展調研。特別是他來廈門第一年,對這里的情況不是太熟悉,工作中至少三分之一的時間花在了調研上。第二年工作逐漸上了軌道,接手分管更多的部門,任務也逐漸加重,去現場協調的次數多了起來,到基層調研的時間才相對少了一些。近平同志在廈門開展的調研活動非常廣泛,工業、農業、鄉鎮企業、民政、部隊、鄉村他都去過。當年亞洲灣大酒店所在地還是一個坑道,是對臺前線,我曾經陪近平同志去這個前線坑道開展過調研。

  當時交通不像現在這么方便,他對道路也不熟悉,為了開展調研,他還專門購買了一輛廈門自行車廠生產的“武夷”牌自行車,由他騎車帶著我,到社區街道或者工廠去調研。在調研過程中,他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樣,一坐下來,就把煙遞過去,溝通一下感情,然后才進入正題。別人泡的茶,他也不管衛生不衛生,該喝的就喝。廈門的夏天比較悶熱,群眾看他工作辛苦,給他切一個西瓜,他也不管周圍蒼蠅圍著嗡嗡飛,接過來就吃。近平同志沒一點兒架子,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個從京城里出來的高干子弟。

  近平同志語言很親切,讓人聽著非常舒服,就像毛主席說的“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他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并根據說話對象調整自己的語言風格。場合需要的時候,他會引經據典。但平時跟群眾以及跟我們工作人員在一起交流,他都是用貼近群眾的樸素語言來交談。

  記得他剛來那一年,因為廈門島內很多地方毀林采石,導致環境被破壞,開山后的石塊大面積裸露,就好像一塊塊傷疤一樣。當時的市人大常委會主任,也是我們廈門的老書記陸自奮同志看到這種情況非常著急,就在1985年底召集市人大、市政府的有關部門去現場調研,近平同志當時作為副市長也跟著一起去了。現場調研后,在1986年1月10日召開的廈門市八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上,近平同志講了話,既講了人大如何來監督環境保護,也講了政府如何主動接受監督。他說,非常感謝與會同志提出的許多寶貴意見。這些意見對政府改進各方面的工作,改進工作方法、工作作風,都有很大幫助。過去主動提請市人大審議的事項幾乎沒有,這點以后確實應改正。今后凡是法定要提請市人大審議的,再也不能不送或者忘了送。有些還應該主動地、積極地和人大通氣、協商,歡迎進一步監督,更加全面地監督。他的這些話都講到了與會人員的心坎里,大家覺得他說得很中肯,聽著心里很舒服。

  他不僅在工作中平易近人,在生活中也是如此。在廈門工作期間,經常有同學好友來看望他。那個年代,廈門賓館很少,只有廈門賓館和鷺江賓館這么兩個,住宿比較緊張。近平同志經常讓來廈門看望他的這些朋友住在自己家里。如果朋友想住賓館,他都是自己來解決,從來不讓公家買單。

  采訪組:請您介紹一下,習近平同志在廈門擔任副市長期間,是如何開展各項工作的。

  王太興:近平同志在廈門期間擔任副市長,他兢兢業業做好本職工作,沒有越過權限,同時又有自己的創見,在職責范圍內盡力發揮自身的才智和作用。

  那時候,廈門剛剛成為特區,大家都一心一意發展工業、發展經濟,市政府領導暫時沒有安排專人分管農業。80年代我國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后,是農業發展最好的時期,近平同志當時就在市委常委會上主動請纓,提出他來分管農業。后來,他在廈門開展農業調研,推動了“三農”工作,得到廣大農村干部的認可和支持。

  當時近平同志經常和我討論對一些事情的看法。他從不人云亦云,對工作往往有獨到的理解、獨到的想法。有一次,我們聊到在中國當時經濟形勢下,工農業生產的“剪刀差”不斷擴大的問題。近平同志認為,應該通過改革開放不斷增強城市的綜合能力,抑制“剪刀差”的繼續擴大。現在來看,我們做到了第三、第二產業反哺農業,已經實現了近平同志當年的設想,已很少再提剪刀差了。但在當時,他的這種想法很超前,所以讓我很震撼,說明他不僅關心廣大農民的疾苦,也很有戰略思維,那時候就能夠從國家層面考慮問題。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在廈門工作時,您與他在工作上、生活上都有很多接觸,他的為人處世和工作方法對您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王太興:近平同志在廈門工作時,我在他身邊服務,有幸親眼目睹了他的工作和生活,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刻在我的腦子里,對我做人做事影響至深,也奠定了我以后的人生走向。

  我是在近平同志關心下,于1987年12月12日入黨的。受他的熏陶,我始終堅守對黨的忠誠信仰,任何時候都沒有發生動搖。

  近平同志做事有個很突出的特點,就是極為認真,從不敷衍塞責、馬虎怠慢,更不空喊口號、說說而已。他做事之前一般都要做一些調研工作,提前想好能不能干,一旦決定了就一定要做好。這一點讓我很受教育,也培養了我扎實細致的工作作風。

  記得1987年初,市里在廈門賓館會議廳第一次召開領導干部述職大會。那陣子近平同志工作特別繁忙,第二天就要述職了,他還沒來得及寫述職報告。頭天晚上,他忙完工作,已經晚上10點了,把我叫到他家,由他口授,我用紙筆快速記錄,就這樣整理出一篇7000多字的述職報告。記得當時到凌晨兩三點的時候,我實在堅持不住了,總犯困打盹,但他的精力卻很充沛,將自己分管的計委、農委、體改委、協作辦、民政局、市外辦等各項工作,一條一條如數家珍地口授出來。寫完以后,第二天他就拿著這份報告去述職,效果非常好。我想,如果不是平時工作扎實,有足夠的積累,是很難做到對工作各個方面了如指掌的,也不可能用一個晚上就信手拈來,把那么多內容的述職報告整理出來。

  近平同志總是堅持調研先行。1987年,市里開會討論企業發行股票的事,他在會上提出了自己的建議,說:“這個事情現在不應該急著做,更不能盲目做,要進行充分的調研,論證清楚之后再做。”他的建議得到了與會同志的贊同,廈門企業1990年才開始發行第一支股票。事情一旦經過了充分的調研,他就大膽去干,從不畏首畏尾。從制定《1985年—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到為居委會干部提高工資待遇,都是在充分調研之后作出的正確決策。

  近平同志嚴于律己,當時他工資都由我保管,從中開支,每個月除去買書、洗衣服、伙食費,還有看望老同志的費用,剩下的錢月底我再交給他。他自己從不鋪張浪費,錢都用在再平常不過的日常開銷上。他從來不跑不送,每次外出開會,會議間隙的多數時間是呆在房間里看書,從未借機拜訪組織部或者相應主管局的領導,疏通關系。但在送禮這事上他也有例外,就是對待老干部。有一次,葉劍英同志的參謀、毛主席轉戰陜北時的“活地圖”雷英夫中將來到廈門,近平同志就叮囑我買點廈門特產——香蕉,去賓館看望這位老同志。

  近平同志不僅自己不送禮,也從不收禮。別人知道他的脾氣,也不敢給他送東西。有一次,他在梁家河插隊時的隊長帶了幾罐自己腌制的桃子到廈門來看望他,近平同志說:“你們來就好了,還帶這些干什么,快拿回去。”

  正是在近平同志影響下,我后來不論在什么崗位上工作,都一直自覺遵守干部廉潔自律的各項規定,對錢財物從不動心,從不利用公款交朋友、拉關系、搞小圈子。當時還有人說何必這樣,好像我這樣做就不正常似的。正是受近平同志的影響,我才有勇氣和底氣堅持這樣做,沒有隨大流跟著走。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離開廈門后,您和他還有聯系嗎?

  王太興:1987年,我到新成立的湖里區擔任辦公室副主任。這個區剛成立,各方面工作都還沒上軌道,近平同志希望我去啃這個“硬骨頭”。后來,他離開寧德到福州工作期間,我去看望過他一次。那一次剛好趕上福州下暴雨,他在布置工作,我就在他辦公室坐著等他。在那短短半個小時里,他先后給10個縣委書記打了電話,叮囑大家一定要去防汛一線察看汛情。后來他擔任省委副書記時,我也去過兩次。他很關心地問我工作上順不順利?有沒有什么困難?我說:“沒有,就是來看看你。”

  隨著近平同志后來工作越來越忙,我與他的聯系也逐漸少了,但他的言傳身教影響了我后半生,對我的政治信仰、工作作風乃至為人處世都起到了導航作用。這些年,我一直秉承著近平同志的教導做事。現在,我雖然退休了,但今后仍然要按近平同志的要求做人做事。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