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紀檢監察干部群像 | 永不褪色的初心 ——記廈門市紀委駐市檢察院紀檢組二級調研員姜傳陽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9-10

 姜傳陽,廈門市紀委駐市檢察院紀檢組二級調研員。2015年轉業,2017年6月抽調市委巡察組,參加了市委從第六輪到第九輪的四輪巡察。

  從2019年1月下旬出現味覺異常,到4月中旬確診為高級膠質母細胞瘤,姜傳陽的病情惡化得很快。原來過目不忘的他已想不起自己常用的電腦密碼,曾經拿槍的右手也無力握緊鼠標。

  “太可惜了,我們就像少了只胳膊!”工作搭檔說;“我們都愿意談談傳陽。”許多認識姜傳陽的人說。

  他究竟是怎樣的人?記者追尋他的足跡,盡力還原同事、朋友、家人眼中的姜傳陽——

  一個“敢碰硬”的人

  巡察某局下屬一家集體企業時,巡察組收到了一封舉報信,內容直指該集體企業違規與私營企業合作建設項目。大多數集體企業的管理不如國有企業規范,加之項目年代久遠,常規辦法難以調查取證。市委第三巡察組組長林建木建議姜傳陽從審計切入。

  姜傳陽最不怕的就是啃“硬骨頭”。他在工作筆記中寫道:審計要講原則,作為審計員最關鍵的是要在細節上認真,絕不放過任何疑點。

  被巡察單位的領導拿出他們上級的黨組會議決定、外聘審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報告一次又一次地上門。他們找到姜傳陽:“您看,上級部門和審計報告都定調了,不違規。賬冊那么多,您看著也辛苦,直接交差吧。”

  “沒關系,我就是搞審計出身的,不怕累。”姜傳陽淡淡地說。

  被巡察單位的領導有些不高興:“談話也談了,函詢也詢了,不是沒發現問題嗎?那么較真,是對我們有看法嗎?”

  “您誤會了。我只是力求準確,相信賬目會說話。”姜傳陽有禮有節。

  憑著多年的職業敏感,姜傳陽從被巡察單位提交的審計報告中發現了蹊蹺。可是,突破點在哪?巡察組進駐只有不到40天的時間,為了印證自己的判斷,來往賬目、合同、各類報告……兩個鐵皮柜、上千頁資料,他足足看了兩個星期,把每個數字“摳了又摳”。

  同事們說,很多次凌晨兩三點起夜的時候,從窗口望出去,總有一個身影在操場上一圈又一圈孤獨地散步。一看,是姜傳陽。第二天問他,他說思維太活躍,滿腦子都是數字,怎么也睡不著,只好邊繞圈邊思考,希望能用身體的疲累促進睡眠。

  終于,姜傳陽梳理出由于對集體企業缺乏有效監管導致集體資產嚴重流失的問題線索,將報告提交巡察組。

  “那是一份精準度極高的報告。”一起參加巡察的蔡守管說,“一個人的工作是否扎實,一聽匯報就知道。那些資料年代久遠,需要互相印證,但凡疏忽,一份文件的缺漏就會讓整個證據鏈斷裂。可是傳陽梳理得一清二楚。”

  2019年5月,姜傳陽所在組提交的巡察專報得到市委主要領導的高度重視,市委決定成立“集體資產監管處”,專門負責監督管理集體資產。

  一個“一根筋”的人

  在社區走訪群眾時,姜傳陽發現個別家庭醫生簽約項目不符合要求,片面追求績效獎勵,鉆了政策的空子。有人勸他別“一根筋”,家庭醫生簽約項目是廈門的新生事物,在全國是經驗做法,“捅”出去不好。姜傳陽卻一再堅持:“要以群眾滿意不滿意為‘鏡子’,不能搞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巡察必須如實把問題反映出來。”

  “他就是這樣,只認理,不怕得罪人。”和姜傳陽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紹,每一個巡察小組負責的板塊不同,撰寫巡察報告時,姜傳陽不僅把自己負責的部分弄得滴水不漏,還會幫忙看其他小組的報告。他就像拿著放大鏡,一個字一個字地推敲,如果有不同意見就當即提出來。

  妻子王曉玲有時會勸他,做人圓融一些。他總是“執拗”地說:“只有把本職當事業來追求,把工作當使命來履行,才對得起組織的培養。”

  雖然經常被“挑刺”,同事們仍很親近他,因為心服口服。姜傳陽最愛和大家分享工作心得。一個線索用什么方法發現的,發現的過程中遇到哪些瓶頸,審計經驗豐富的他從不藏著掖著。

  “我們很佩服他總是能站在全局的高度看問題。”說著說著,林建木的聲音低下去,“現在遇到審計方面的困難大家還會下意識地喊傳陽的名字,久久沒人回答才反應過來。”

  一個“放不下”的人

  一直忙于工作的姜傳陽,對妻子王曉玲充滿感激和愧疚。轉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帶妻子去拍婚紗照。

  大兒子已經快研究生畢業,在其成長過程中,作為父親的姜傳陽是“缺席”的。小女兒妞妞還不到四歲。他也曾希望自己作為父親的責任在女兒身上“補課”。但在女兒幾個月大的時候,就要進駐巡察組。

  王曉玲思索再三,忍不住開了口:“寶寶太小,我有低血壓,有時候會眩暈,爸媽身體不好帶不了孩子,我一個人怎么辦。”

  看著丈夫停下了手上的活,背對著她,好一會兒才轉過身,用極少有的溫柔語氣說:“咱請個鐘點工幫忙好嗎?”王曉玲嘆了口氣。

  姜傳陽的老戰友、市委巡察組同事翁祖炎說:“我們之間有許多共同話題,可一碰面他總是在談工作。有時候他剛躺下,想到個事,就又立即爬起來。”

  翁祖炎知道,姜傳陽的痛風很嚴重,經常疼得走路一瘸一拐,可他舍不得花時間去醫院治療,只有實在撐不住了才去診所打點滴。翁祖炎勸他別這么拼,他搖搖頭:“對發現的問題要力求準確,不能似是而非。”

  面對病魔,姜傳陽一直很堅強,他打趣地說:“干巡察很有成就感,心情舒暢。如果不是因為到巡察組,說不定病魔早就找上門了。”

  如今,語言功能退化的姜傳陽,面對去探望他的同事,只能吃力而緩慢地說著:“最好的年齡段,我想為黨工作,想做事,可是現在很遺憾,專長無法發揮了,但我的初心依舊。”(廈門市紀委監委 蔡怡琳 莊銘勛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靈娜)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